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绿茶后我靠武力爆红娱乐圈 > 第 6 章 我是想成为咸鱼的奋斗批

第 6 章 我是想成为咸鱼的奋斗批

 热门推荐:
  江然感觉手下一片温凉,紧绷结实,手感不错。

  迟池仰高脸,上半身往后仰,喉结滚动,冷白的面上泛着红,桃花眼里含着恼怒。

  声音低哑带着咬牙切齿,“江然!!你给我清醒一点!!”

  江然眨眨眼,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她甩了甩头,视线凝住,发现自己一只手绕在迟池窄腰上扣住他的手,另一只则停留在牛奶巧克力上。

  江然:.......

  她瞳孔逐渐放大,满脸惊恐。

  这不是她的剑!这是迟池!?

  她不是看见她的宝贝媳妇了吗!??她明明在检查她的剑有没有损坏,怎么检查到迟池身上了!?

  完了!她不干净了!!

  江然松手,迟池一个踉跄后退,立刻背过身整理凌乱的衣服。

  江然有些恍惚地远离迟池,走路的步子都带着几分轻飘。

  她蹲到一颗树旁,像蘑菇一样缩起来。

  留给观众一个黑乎乎的圆脑袋和失魂落魄的背影。

  她对不起她的宝贝媳妇了,嘤。

  她要自我忏悔三分钟!她竟然把别人当做成了她的宝贝剑。

  弹幕,

  “哈哈哈,江然好可爱啊!”

  “迟影帝变成小媳妇,江然像霸王硬上弓的酷姐。”

  “他俩结婚到底是真是假呀?”

  “绝对假!江然太不要脸了吧?蹭迟池热度?真搞笑,迟池一个上升期的影帝会跟一个绿茶结婚?”

  “江然滚出娱乐圈!拒绝捆绑!”

  迟池粉丝开始大量刷屏,各种攻击的语言铺天盖地,不堪入目。

  李姐坐在摇摇晃晃的小车上,捏了捏眉心,看着迟池粉丝自发刷上关于江然滚去娱乐圈的热搜头疼不已。

  她瞥了眼旁边挤在一起西装革履的男人,红唇勾起冷笑,“你家粉圈可要好好管理管理,这么乌烟瘴气。”

  林朽抬了抬眼镜,不冷不淡,“彼此彼此,要是你家女艺人聪明点会被骂?”

  “话说,江然谈恋爱了?还真会玩情趣,叫媳妇儿,你教的?”

  江然迟池结婚这种事,圈内稍微有点人脉的人都知道不可能。

  两人在这档节目之前的交集为零,顶多惊讶一下江然竟然不声不响地恋爱了。

  李姐炸毛,拿起公文包就想往林朽头上砸,“谈你个呆比玩意!你给老娘滚!”

  “两位客人,目的地到了!”前头的本地华裔居民提醒。

  李姐恶狠狠地剜林朽一眼,拎起包,脚下的高跟鞋踩得噔噔响。

  林朽眼底滑过一丝笑意。

  导演从远处见江然和迟池的经纪人同时来到现场,心里惊慌,眼角不断抽动,他慌乱地招手,“快!快把直播间关了!就说机器出问题了!”

  直播间刚关闭,一片阴影落在导演头上,他抬头对上江然的眼神,一股寒意从脚底蔓上心头。

  他不自觉地退后,如果要是没有之前鳄鱼的画面,他根本不会如此紧张。

  网上全在骂这是节目组安排好的剧本,可是他心知肚明,这一切都是真的,江然跟他印象里的差太多了。

  江然伸脚踩住不断移动的凳腿,嘴角抿成一条直线,无尽的压迫感让导演忍不住颤抖,“你...你要做什么...”

  “蘑菇,你搞的鬼?”

  江然心情很平静,语气也毫无波澜,浅棕的眼眸映着面前慌乱的中年男人。

  她刚刚仔细回想,所有的食材都是由她找来的,跟着的原住民也确认过没问题,都是可食用的。

  食材的烹饪由苏枝完成,所有人都吃了,出现幻觉只有她和林欢欢。

  江然注意到,烹饪的地方多了一个塑料袋,一个大锅一个小锅里煮着一样的东西。

  她又忽然想起,这个地方有种特别的蘑菇,会使人产生幻觉,但这种蘑菇产量极少,只有当地人手里会有存货,也不轻易卖。

  苏枝拿不到,能拿到的只有节目组。

  她意外的到来,打破节目组原先给江然安排好的黑剧本。

  从寻找水源开始,整个剧情线都偏移了。

  但唯一不变的是,导演想黑江然炒热度。

  江然心里涌起一种闷闷感,脑海里的剧情又细化了几分。

  原身参加这个节目一个原因是想跟偶像迟池合作,一个原因便是这个导演。

  原身在刚出道时,因为被同剧组的女明星排挤,自己躲在角落哭,恰巧看见这个导演拉赞助被拒绝。

  他惆怅地点烟,余光注意到哭得伤心的原身,口袋里掏出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她。

  两个失意人蹲在台阶上,导演将烟头摁在地上熄灭,劝慰原身这个失魂落魄的小孩。

  说试镜失败没有关系,人多跌几个跟头才能成长。

  说着说着,开始讲他的梦想。

  办一档社会类节目,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梦想是金子,只要不放弃,那就是自己最宝贵的财富。

  那时的导演,即使处境狼狈,眼里却是憧憬和光。

  那眼神比阳光更加夺目耀眼。

  后来,他得到了一笔投资,创办了现象级节目,一跃成名,到现在,开始走下坡路。

  导演抵住背椅,压低嗓音,“江然,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揍我吗?你说蘑菇,所有食材可都是嘉宾亲自处理的。”

  “你想找人讨说法,怕不是找错了?”

  他不知道江然为什么会这么快察觉到是蘑菇出了问题,这种蘑菇在本地都是属于偏门的。

  江然是找不到证据,证明是节目组做的。

  他污浊的眼珠透出一丝得意,“江小姐,请你……”

  话还没说完一半,被江然打断,导演惊讶地看向她,试图从江然脸上找到憋屈愤怒的神色,却只看到了冷静。

  江然弯起嘴角,笑容真诚:“导演,你让我想起了一句话。”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看来当日的金子,已经化成了泥泞里的尘埃。”

  江然说完便起身,一个眼神也没有分给刹那间仿佛坠入冰窟的导演。

  在她眼里,少年应当意气风发,哪怕是白发苍苍,前途无路,也必当坚守本心。

  作为剑阁第一剑,她的梦是追寻那无上大道,哪怕灰飞烟灭,也不曾悔!

  树叶沙沙作响,在一群人错愕的目光中,江然那一往无前,略显中二的脚步顿了顿。

  她没有灰飞烟灭!但是她的宝贝媳妇化成渣渣了。

  没有保护好她的剑,她也不配身为一名剑修。

  那么如今,她只能走那令人唾弃咸鱼之道了!!

  真是令人伤感。

  江然眼里透出无比灿烂的向往,连脚下准备逮人的步子也轻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