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其实我是个学霸

 热门推荐:
  凡尔赛!这才是顶级凡尔赛之王!

  梅琳羡慕地眼泪从嘴巴里流出来,下意识地将江然归结于太幸运。

  “你真的幸运,你是不知道,抄书真的太痛苦了!!”

  说着说着她又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你是不知道,我前下碰见骆闻和胡黎哈哈哈,我来这栋后碰见他们回到起点的小房间抄书去了!”

  梅琳对于江然一眼观感好,不只是因为江然的气态,都在圈里混了这么久,江然她不熟悉,那骆闻她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一个私生子罢了。

  原本看网上那两男为争一女的视频,她还以为江然真是个绿茶,但今天一看,眼睛干干净净像一汪清泉,应当不会是那样的人。

  江然听完仔细想了想,语气有些遗憾,“可惜了。”

  梅琳疑惑,“怎么可惜了?”

  江然深深叹气,“他们都跟您撞上了,那等会瞧您没回去,就知道传说中的教室在哪里了。”

  “那就不能多让他们接受文化的熏陶了,实在太可惜了。”

  弹幕笑疯了。

  “江然跟梅琳这种大佬一点也不怯场耶,爱了爱了。”

  “艹,江然好坏,我好爱哈哈哈哈哈。”

  “我就喜欢看别人痛苦的样子哈哈哈,快去胡黎机位看!他已经开始边抄边抓头发了哈哈哈。”

  梅琳想想也是,她对上江然的眼睛,两人异口同声道,“不如……”

  江然继续说,“不如,我们出去溜达一圈,去别的楼跟他们打招呼!”

  两人的眼睛瞬间发亮,一拍即合!

  坐在主位上的沈铭耳朵竖得高高,听见两个女人的明谋不禁为那两个倒霉蛋感到可怜。

  梅琳挽住江然的胳膊往门外走,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胡黎和骆闻的身影。

  胡黎率先看见江然两人,兴奋地打招呼,“哦!我亲爱的梅梅子,多亏前下遇见了你,要不然我现在还陷在水深火热之中!”

  梅琳优雅端庄地抬手抵住下巴,“噢!我厌恶的胡胡子,我可真是不想遇见你呢。”

  梅琳胡黎是多年的好朋友,两人打趣起来十分自然搞笑,综艺效果瞬间拉满。

  在两人的一唱一和热闹下,江然悄悄打量着骆闻这个曾经的追求者。

  脸不错,就是眼底的淤青有点重,看样子富婆很快乐。

  骆闻被富婆包养的消息,圈内没几个人知道,李姐还是特别凑巧知道的。

  李姐的朋友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社畜,她老板是个五十多岁富婆,贼挑剔人,对长得漂亮的女员工更加挑刺,动不动就让加班。

  最恶心的是,一个策划改了十几遍,最后说要第一版!

  朋友就在改策划时,偶然撞见了骆闻挽着她老板。

  那骆闻面上对她老板笑盈盈,背后身时,那眼底滑过的厌恶她可是瞧得清清楚楚!

  她内心一个激动啊!顶流小生被富婆包养,这多劲爆的瓜啊!

  当场她就想上某瓣爆料,可惜,仔细想想之后她还是怂了。

  万一被抓包,她的饭碗就要丟了,老板家庭背景不俗,手段又雷霆,怕被整个行业封杀,她怂,于是悄悄将这个秘密埋在心里。

  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呢,老板那脾气,啧啧啧,骆闻那个打工人估计比她还惨。

  要不是朋友在诉苦喝大了,李姐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不管骆闻之前和原主是怎么相处的,现在在江然眼里就是一个纯纯的陌生人加行走的大瓜。

  江然看着面上装得冷冷淡淡实则四肢已经僵硬起来的骆闻,大方地伸出手,“你好。”

  骆闻压下心虚感,平淡道,“你好。”

  他是真的烦,那个女人真的有毛病,明明知道他跟江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硬逼着他发微博,还把江然塞进节目组,说要考验他的忠诚度。

  妈的,真是个疯女人。

  他是真怕江然把之前的聊天记录抖出来,那记录一看,就知道是他在勾搭江然。

  不过江然这个傻白甜,应该不会想到这招,再者他也没太过分往她身上泼脏水。

  他只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剩下都是网民的自由想象。

  两人平淡的交锋让观众十分不满。

  “我瓜都切好了,就给我看这个??”

  “没意思没意思,果然有镜头上,面具就带着牢牢固固。”

  “我就不信了!面具能每分每秒都带着,我就在这个直播间住牢了!我必要看到两个人撕逼!”

  几个嘉宾相互寒暄的同时,沈铭接到节目组的流程卡,他不耐烦地皱眉,真麻烦!

  沈铭朝门口喊道,“嘉宾们!进来考试了!”

  四人:“???”

  四人中胡黎的反应最夸张,他当场跪下,面流满面,指着摄像头愤慨激扬。

  “导演!你不做人啊!我刚刚还在抄《陈情表》,你现在就让我考试!娱乐圈谁不知道我胡黎是个学渣!嘤嘤嘤,你们太过分了!我不考!”

  胡黎转身就要走。

  导演无情打开通讯器,“请各位考生尽快进入考场,准备开考,不从安排者,罚抄《陈情表》一百遍后,才可入住宿舍!”

  胡黎默默走进考场,乖巧坐好。

  弹幕快笑疯了,边笑得同时边开始搜寻嘉宾们的学历,除了江然其他人都是一水的电影学院毕业。

  “江然的学历怎么查不到??”

  “哈哈哈,估计是学历太难看,公司不敢写,本来就是个黑红的二线女星,怕学历太难看,剩下的那一点点粉丝也跑路吧。”

  蛰伏的黑粉们看见有了可以攻击的点,开始疯狂的刷屏。

  沈铭抖了抖卷子,看了眼卷子,挑眉,老头子真狠,竟然拿这份月考卷给这群明星做,要知道就算他,这份卷子也考得不是特别好看。

  他将卷子发下去后,老神在在地翘着二郎腿看着几个明星拿着笔停驻在卷面上,胡黎甚至已经开始在考卷上画乌龟了。

  除了江然,她从开始拿到卷子笔就没停过,刷刷刷的,沈铭以为她也是在随便乱填。

  但是,现在她的笔也停了下来,一副仔细思考的样子。

  沈铭的好奇心冒起来,手背在身边慢悠悠地走到江然旁边,头低下看她的试卷。

  这一看,脖子瞬间蹬长了。

  江然她这份数学卷子,竟然已经写到了最后一题!?第一小题做得也是对的!

  这才半个小时,沈铭不相信,他瞟过江然卷子的前半部分,全是对的!?

  难道老头子泄题了??

  沈铭的表情过于震惊,引得节目组将摄像头对准了他,顺带扫到了江然的卷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