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强扭的瓜最甜

 热门推荐:
  两人四目相对。

  江然收了收表情,瞥了眼慢慢平息下来的雅雅,不敢摆冷脸,嘴角带着从容的笑打招呼。

  “好久不见……”

  江然面上端庄优雅,内心哇得一下哭起来。

  这下让给迟池看见到自己如此卑微可笑的模样,收小弟的可能就更小了!

  她要回家找兔兔求安慰,嘤嘤嘤!

  迟池面色淡淡,矜持地点头,“好久不见。”

  他身上穿着跟江然同款的小奶牛围裙,不同的是肩带上绑了一朵小花。

  迟池身高腿长,在小萝卜头们里就像巨人闯进了小人国。

  其他小朋友也不哭了,吸着通红的小鼻子看向他。

  此刻,弹幕完全沸腾了!

  “艹,迟影帝也来了!?我的妈呀,这阵容不爆不可能啊!”

  “哈哈哈,想起来之前那个乌龙热搜,江然迟池结婚哈哈哈哈,快,谁去买一个热搜,叫江然迟池生子!”

  “楼上多笋呐!两个人惊艳了所有人,生出了一个幼儿园!我先磕为敬!”

  江然的呆毛垂得更低了,那张脸比旁边雅雅看起来还委屈。

  迟池淡淡地看了眼,随后将目光移到哭得粉嫩嫩的小女孩身上。

  他走上前抱起雅雅,雅雅攀在肩膀,软乎乎地小声哭着。

  迟池温柔地轻抚手中细软的头发,身上干净清冽的味道让抽抽搭搭的小哭包安静下来。

  “漂亮的小姑娘为什么哭呀?”

  江然发誓,之前她跟迟池相处,从来没有听过他这么温柔的声音!!

  之前熄了一半收小弟的念头再次冉冉升起!

  外面高冷其实内心温柔的小弟,是最会伺候老大的!

  她的心就跟猫挠了一样痒痒,恨不得用武力直接压着迟池认大哥!

  强扭的瓜也会甜的!

  迟池突然全身打了个冷颤,他微皱眉,那股被野兽盯上的感觉又来了。

  这时雅雅拽紧了他的衣领,害怕地瞅着江然,小奶音边颤边打嗝,“姐姐,嗝,姐姐耳朵上有虫子钻进去了,嗝。”

  江然茫然,捏捏耳垂,恍然大悟。

  手指轻动,黑色茶管从耳洞里取出,江然直接扔进了垃圾桶,这下雅雅才不怕了。

  她从迟池手里接过雅雅,指着耳垂,“看,现在是不是没有了。”

  录上学类综艺,嘉宾被要求不能化浓妆,不能带花里胡哨的饰品,李姐怕她耳洞封了,就找了茶管让她带。

  扔了这对这样不打紧,反正,李姐在她包里塞了一盒呢。

  雅雅凑近小脑袋,仔细打量,黑黑的东西是没有了,但耳朵上还有一个小洞洞。

  “姐姐的耳朵上有洞洞……”她嘴巴一扁,金豆豆在眼里打转。

  为了避免一个崽子再带动一群崽子嚎啕大哭的场景,江然果断快速解释。

  “这不是虫虫咬的,是姐姐在治病,过段日子就会好啦,小宝贝不用害怕,姐姐带去你换衣服好不好呀,你看,小裙子的牛奶都快干了。”

  雅雅犹豫地扯扯小裙子,似乎还在考虑。

  江然趁胜追击,“再不去,小裙子就洗不干净了哦。”

  “那好吧。”雅雅终于同意了。

  江然领着她到更衣间换上干净的蓝色圆领小裙子。

  看着干干净净不哭不闹的小崽子,江然终于松了口气。

  雅雅打了个哈气,小脸蛋红扑扑的,她下巴靠在江然颈窝里,“姐姐,雅雅困了,想睡觉觉。”

  “姐姐带雅雅去睡觉。”江然带着雅雅回到花花班时,其他的小朋友已经去隔壁的午睡间躺好了。

  留下几个阿姨和迟池在收拾残羹。

  迟池注意到江然的目光,又看见肩头眯着眼的雅雅,向左边的房间点了下指尖。

  江然瞬间会意,蹑手蹑脚地走进隔壁午睡间。

  “没有觉得江然和迟池好有默契吗……”

  “我宣布,我今天就是吃燃夫妻的第一对cp粉了!我们吃燃不吃虐,双强夫妻!给爷冲!”

  “演技废不配跟影帝捆CP懂吗?嗑.药鸡能不能滚出我的视线?”

  “高贵事业批又来了?那让你家影帝去考一个top1呀?”

  这句话瞬间引起了腥风血雨,导致新一轮的骂战又开始了。

  不管网上骂得有多凶,江然和迟池倒是很和平坐在小板凳上喝奶。

  小朋友进入午睡时间,闹腾腾的班级也安静下来,园长给江然和迟池发了午饭便也去休息了。

  毕竟带小崽子不仅是脑力活还是体力活。

  江然喝完奶,直勾勾地盯着迟池,迟池毛骨悚然,悄悄移开板凳,冷声,“你不要这样看我。”

  江然眨眨眼:“我怎么样看你了咯。”

  语气极其轻佻,像挑逗良家妇男。

  迟池沉默了一会,道,“你这样很像女流氓。”

  大片的阴影笼罩在他面前,一股带着肥皂的清香弥漫在鼻尖,江然琥珀色的眼眸映在他的眼底。

  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他甚至能清晰地看见江然细腻肌肤上的水珠,温凉的手指捏住他的下巴。

  江然的声音嚣张又带着恐吓。

  “做不做我小弟,不做我会教育到你做为止,毕竟,强摘的花最香,强扭的瓜最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