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老崽子

 热门推荐:
  园长眼里冒火狠瞪工作人员,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刷卡机,声音强硬,“一千五,现金还是刷卡?”

  “不...真不是我…”工作人员卡巴道,园长给他一种高中教导主任的感觉,玛德,他都不敢大声反驳。

  “对了!”工作人员突然想到,这不正录着吗,洗白白分分钟的事啊!

  “团长,真不是我,不信你看看这个,弹幕可以为我自证清白!”工作人员将手机点开直播间,递到园长面前。

  却不料,园长眼角已经吊起来看他了,冷嘲,“多大的人了,还撒谎?连小朋友们都不如,我今天免费给你上一课诚实守信课!”

  工作人员懵逼,脑袋凑近屏幕,瞬间傻眼了。

  弹幕齐刷刷地全是【小伙子!做个人吧!】

  “我???”

  屏幕那头的沈铭哼哼,弹幕是他刷的,还花了钱买了特级弹幕呐!叫你见死不救!

  工作人员迅速看摄像大哥,着急道,“你快给我证明一下,真的不是我!”

  他使劲扯了扯摄像大哥的袖子,却发现没反应,还呆着一脸,像魂魄被人勾走一样!

  他暴躁,“你给点反应行不行?”

  摄像大哥缓缓神,艰难开口,“江…江然迟池他们跑了!!”

  工作人员:“???”

  他扭头顺着摄像的视线,透过贴着小猪佩奇的窗户,看到一辆缓缓驾驶离开的黑色车辆……

  工作人员:我艹泥马!!

  “靠,快追快追!”

  两人连忙跑到大门前,摸出车钥匙就要去追人的时候,脖子后传来一阵拉扯感。

  园长冷着脸,一手一个抓着他们的后领,“工作完成了才能走,他们跑了,你们给我留下工作!”

  “想跑没这么容易,你们求了半天,老娘才答应你们录制,给两个幼师放了假,怎么也得给我干完今天!”

  工作人员和摄像大哥试图挣扎逃跑。

  园长冷笑,大喊,“保安!”

  两个一米九的大汉齐齐拿着警棍挡在他们面前。

  工作人员和摄像大哥:幼儿园的保安竟然不是老头!哭了!

  两人灰溜溜地滚回园内,偷偷给导演打电话求救命QAQ

  这边,江然迟池两人开着车在附近绕圈圈,估算时间差不多了,才开回学校。

  刚下车门,节目组的人就团团围住他们。

  江然双手抱臂,眼神扫了一圈,其他人就害怕地微微后退。

  “你们在做什么?”

  导演站在人群的后头,举着大喇叭喊,“江然!你未完成奖励任务,需要接受惩罚!”

  江然扬眉,想给她硬塞任务没门,小崽子们的哭声还让她心有余悸,她得好好休养一下。

  “都说是奖励任务了,还有惩罚?”江然眸光漫不经心地落在导演身上,手里盘着刚刚从树上摘下来,请了人去了青皮的核桃。

  弹幕,

  “哈哈哈,又看见江然了,时隔一个小时的见面!”

  “笑死了,把节目组的人丢去当苦力,自己怕不是开车兜风去了哈哈哈。”

  “还不知道从那里顺了个核桃来盘,浑身透着不羁浪荡的气质,哈哈哈。”

  导演伸长了脖子,气息外强中干,“大家都有惩罚!节目组要一视同仁!”

  “不接受。”

  江然点了点旁边站的迟池,“他,我小弟,他的任务奖励是回宿舍休息,那我,身为大哥,他的东西都是我的,所以我也可以休息。”

  强词夺理!

  导演脸都快气得涨红,江然太难搞!怎么会有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女明星!

  最可恨的是,他打还打不过江然!

  还得求着她好好录制,虽然一开始,江然是被塞进来的,但他也是看中了她身上的热度,才勉为其难地接受她。

  没想到,江然热度确实大,表现出彩到直接将节目热度拉到顶峰。

  花了钱请来的嘉宾,怎么可以这么轻松呢!要物尽其用啊!

  江然说完,往前走了一步,围成圈的人群瞬间开出一条通道。

  导演咬咬牙,突然扑通一下躺在地上打滚,进而死死抱着江然的小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

  “不行,你得去接受惩罚,不然这节目没发录下去了呜呜呜。”

  “您就当可怜可怜我吧,不然今天这期节目素材不够,我这把老骨头都这样求您了。”

  导演泪眼婆娑。

  他没说假话,第一名的奖励是安排的环节里面最有看点的,也是最容易出素材的。

  其他人,胡黎开始还挺好玩,哼哧哼哧地打扫厕所,各种夸张和闹罢工。

  但观众开始新鲜乐呵一下,看久了也会觉得没意思。

  至于梅琳和骆闻那边,真的毫无水花,路上给安排的几个线索全没发现,就是走啊走啊,都要把他的心走穿了。

  全部焦点全集中在江然这边了,要知道,江然开车逃跑的前后,直播间热度顶顶高,然后她跑了,没镜头,直播热度简直腰斩啊。

  “可怜可怜我吧。”导演扁起嘴,眨巴眼,撒娇似地扯着江然的裤腿。

  现场其他工作人员一阵恶寒,甚至有些人都要吐了,被导演捕捉到,狠狠一瞪,立马也跟着哭诉。

  “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了,接下个环节吧。”

  “呜呜呜,我新款游戏要上架,就等着这笔工资呢。”

  江然耳边轰轰作响,额头爆起一个井字,她仿佛又回到了幼儿园小崽子们哭诉的场面。

  只不过,现在变成了一群老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