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二更

 热门推荐:
  骆闻下意识按动手机息屏键,动作有点大,一下就被镜头捕捉到了。

  梅琳没感觉到异常,她爬下树,诧异地看向江然。

  “小然,你怎么来了,你的奖励怎么快就完成了?”

  江然耸肩,“完成了,但是导演又偷摸摸地给我挖坑,这不我又多了一个新任务。”

  梅琳眉开眼笑,玩笑道,“你是不是得罪节目组了?被这么折腾,不过我这边麻烦死了。”

  梅琳伸手点了点树枝上挂着祈福袋,好没气道,“我跟骆闻走了差不多大半个校园,真的连个打扫卫生的工人都没有看见,空荡荡的。”

  “好不容易,发现这个疑似线索的东西,哪知道骆闻又摘不下来,只好我去试试。”梅琳看了骆闻一眼。

  江然似笑非笑,含着笑意的眸光落在骆闻身上,他紧张地咽唾沫,悄悄将手机往口袋里塞,脸上装得云淡清风,礼貌地点了个头了。

  江然轻捏着核桃,看着骆闻,无比认真道,“哦,那骆闻确实是有些废物了,还要姐姐来。”

  梅琳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她顾忌镜头,没敢直接说出来,见江然这么直白点明,对江然的好感度瞬间又飙升了几分,但同时也有几分担忧。

  江然这么敢说,怕不是要被骆闻的粉丝喷死。

  在江然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弹幕差点就被骆闻粉丝刷屏了。

  “江然要点脸?你知道不知道骆闻身体不好,还当场别人的面怎么说?”

  “江然滚啊!看见你就想吐!”

  “搞笑哦,说他废物,那你当初还去骗他感情,那是不是间接说明你眼光差?”

  “楼上的粉丝把自己偶像一起骂了,又蠢又毒,不过我也确实想知道江然和骆闻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初的视频风波和骆闻的微博回复,李姐使力压也没能压下去,她买通告试图转换视线,让江然脱离舆论风暴圈,但却被骆闻经纪人搞砸了。

  骆闻经纪人花了三倍的价格,让李姐买的那波营销号反口咬江然一口。

  因为这波热度对于骆闻来说有利无害,不仅可以塑造骆闻纯情人设,还能固粉。

  与此同时,她也买通告黑江然,将江然塑造成一个海王渣女,披着小白兔的皮,玩弄男人的形象,再将这类文章下放到粉丝群,调动粉丝情绪。

  李姐即使发现,但却无能为力。

  骆闻粉丝基数比江然大太多太多了,舆论根本就控制不住。

  再加上骆闻的大粉更是亲自下场带节奏,给其他小粉丝洗了一波又一波脑。

  让其他小粉丝粉丝产生一种根生蒂固的观念,哥哥身体不好是因为江然骗年轻不懂事的哥哥为她打架,害他伤了底子。

  所以江然恶心,江然婊,江然想蹭热度,她们必须拿起键盘和钱包保护哥哥。

  荒谬可笑又毫无逻辑的链条,被骆闻粉丝奉为真理,直播间被大量污秽的语言充斥。

  导演眉头紧皱,他拿起对讲机,吩咐道,“让江然独自行动,不要跟骆闻凑一起,有接触。”

  骆闻粉丝骂的实在太疯狂了,他可不想炒热度炒到让自己的节目风评变烂。

  工作人员迅速传达导演的话,江然垂着眉眼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手上的核桃不停地碰撞摩擦,江然掀起眼皮,笑道,“梅姐,我帮你们把祈福袋弄下来,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样?”

  梅琳十分爽快,“好!”

  骆闻久久不吱声,梅琳觉得有些奇怪,“骆闻?你在干嘛?快答应呀!”

  骆闻凝了凝神,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姐,你这也答应的太快了吧,江然都没说条件,你就答应,万一她出一些不合常理的要求让我们做怎么办。”

  江然及时补充道,“我就想借借你的手机,刚刚好像看见你按了一下息屏键,有点好奇你刚刚在做什么呢?”

  江然不拐弯抹角,直接点出,她想看看骆闻的反应。

  骆闻听了江然的话,面色变得愤怒,他质问,“江然,你没有证据就不要胡说八道,摄像机全盯着我们拍呢,我能做什么?”

  “再者手机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想看里面的内容这不太好吧。”

  骆闻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仿佛江然是什么想侮辱他品格的恶毒女人。

  演员对现场气氛是敏感的,只要留心注意,就发现细微的变化。

  梅琳明显发觉,骆闻的背是微微僵直,他的眼里虽然充满愤怒,但他的眼皮在颤抖,他在害怕。

  梅琳神色冷下来,她仔细思考。

  江然应当是不会这么蠢,没有十足把握就在直播镜头前挑明什么。

  先下,她在爬树,骆闻站在树下,她的裙子很容易被吹开,骆闻的镜头好像在拍什么……

  梅琳瞳孔骤缩,她几乎立刻得出了一个结论,骆闻想偷拍她裙底!

  江然分了一缕神在梅琳的身上,即使梅琳将自己的情绪压得很好,但她还是敏锐地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

  江然笑了笑,眸光重新移回骆闻气得涨红的脸上,语气有些无所谓,“我又没说什么,只是好奇想看一看,你突然这么大反应,难道你真拍了梅琳姐爬树不好看的视角?”

  骆闻脸色大变,一下慌乱起来。

  该死,他一个劲想着先发制人,大意了!

  江然偷换了一下概念,将偷拍裙底变成拍了不好看的视角,这是她对梅琳的尊重。

  这种事情,要看女方愿不愿意曝光,直接讲出来,梅琳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梅琳神情几度变化,她大步流星走到骆闻身边,一把夺过手机,面色佯怒,“好呀,偷拍姐姐是吧,想来嘲笑姐姐,你个臭小子,给我检查检查,开锁!”

  梅琳拂了拂头发,将麦轻轻移开,压低声音,凑近骆闻耳边,警告,“你最好老老实实给我开锁,不然,你给我等着。”

  骆闻立刻明白了梅琳的意思,她不会将事情直接捅出来。

  他尴尬地笑了笑,给手机解锁,“姐,您轻点揍哈。”

  梅琳划开录像,眼神冷下来,迅速删掉视频,嘴角挂着笑,“好呀,你故意拍姐黑料是吧,小兔崽子!”

  骆闻:“姐姐平常太优雅啦,想录下来,等节目完之后送给姐姐当惊喜嘛。”

  江然看着两人演起来,突然觉得自己的演技还差点火候,瞧瞧,梅琳演得她都看不出一点异样呢。

  演得好像梅琳眼里闪过的寒光就没出现过,一派兄姐友弟恭的模样。

  就是这骆闻实在废物了点,真不知道他的金主富婆怎么看上他的。

  江然托起下巴,骆闻脸还可以,但这身体看起来不太好。

  真的能满足富婆?

  江然认真思考,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是因为骆闻的嘴活很好,又愿意被富婆压,所以富婆喜欢他?

  啧,赚钱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