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剧本杀1

 热门推荐:
  导演无可奈何,只得到目的地在公布任务。

  等他们一行人到了目的地时,江然和梅琳已经坐在目的地的小别墅里悠闲地吃着早点。

  这栋小别墅装修成古代建筑的风格,只有一楼大厅摆放着属于现代的沙发和茶几。

  别墅的主持人站里在一旁,等导演开口。

  导演清了清嗓子,“今日是学生们军训的最后一天,也是各位嘉宾即将融入校园的最后一天,所以今天节目组带各位来放松放松,玩剧本杀!”

  死皮赖脸凑在梅琳身边的胡黎兴奋,“节目组,你终于有良心了!我昨天刷厕所刷得都快陷入人生的绝望了!”

  骆闻小心翼翼往江然身上看,视线瞬移到梅琳身上,搭在大腿上的手攥紧。

  胡黎察觉到骆闻的视线,侧了侧身子挡住他的视线。

  昨晚梅琳告诉他骆闻做的那恶心人的事,让他多帮忙在节目里盯盯骆闻。

  胡黎迅速上下扫过骆闻,心底已经有了几分思量。

  眼底闪过一丝冷光,一个被人强捧上去的玩意罢了,还敢对梅琳下手,给他等着吧。

  沙发上暗潮汹涌,站在众人面前的导演慷慨激扬,“今天我们玩的剧本名叫《春花阁》,为7人剧本,由于嘉宾的人数不够,我们特意随机请了几位素人一同进行游戏!”

  大门嘎吱响,工作人员牵着被蒙着眼睛的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何小小充满疑惑,“现在拼个剧本杀的团还要搞得怎么神秘??老板你人呢,要不是我常来,还真怕是不是要被人拐卖了呢!眼罩可以摘了吗?”

  主持人:“可以了。”

  何小小同旁边的男人一齐扯掉的眼罩,闯入视线的就是一大堆摄像机和沙发上闪闪发光的明星们。

  何小小:……

  她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正巧对上江然鼓鼓囊囊的腮帮子。

  江然眨巴眼,咕噜一下吞咽口中的面包,像被人偷吃被人抓包的小动物。

  何小小板着死鱼眼,面无表情,背过身。

  导演:?

  这个素人见到这么熠熠生辉的明星们竟然这么淡定,没看见那个男生已经兴奋得涨红脸,直接跑到骆闻面前问好了。

  正在导演一头雾水时,何小小突然爆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经典语句。

  “草!”

  何小小激动得两腿打颤,妈的,江然也太可爱了吧,啊啊啊,妈妈我死了。

  何小小狠狠地拧了自己一把,喃喃自语,“千万不要是梦!千万不要是梦!!”

  疼!这不是梦!

  何小小惊喜地快跳起来了,是的没错,她是江然为数不多的粉丝之一。

  一个纯纯的颜狗,只要江然脸不崩,她就会一直爱着她!

  看脸虽然肤浅但实在啊!!

  弹幕,

  “这个女生太搞笑了吧哈哈哈!我还以为她要甩黑脸离开呢!没想到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骆闻竟然有男粉??这事能震撼我全家!”

  “期待剧本杀!!影帝视帝影后演技给我飙起来!!”

  何小小平复心情,火速变化脸色,转过身来,嘴角的弧度压都压不住。

  经过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游戏正式开始。

  主持人站在主位手里拿着一叠剧本。

  “现在请各位嘉宾来抽取剧本,剧本抽取完成后,务必保护自己的剧本!!随后按照剧本身份换相应的服装。”

  江然随意地抽了一本,她打开剧本。

  【您是凶手!请保护好自己的身份!】

  江然面色平静,梅琳凑过来想看看江然的身份,她不动声色地合上。

  梅琳挑眉,“小然,这么快就开始防备了我,难道你是凶手?”

  江然嘴角上翘,“梅姐,保护好自己的剧本是第一原则哦。”

  胡黎瞧着已经开始战争的两个女人默默相视一眼。

  啧啧,女人的胜负心啊,瞧瞧,这两人前下还如亲姐妹样腻在一起,现在瞬间争锋相对起来了。

  迟池拿着剧本的脸十分黑。

  主持人开口,“下面请各位嘉宾进侧间换相应的服装。”

  江然抽到的身份是江南儒商,一身简单的月白色直缀和扎高的马尾,显得她像个翩翩公子。

  换上侍女衣服的何小小盯着江然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江然面对何小小灼灼目光十分淡定,在修真界,有些人的目光比何小小还有直白热烈。

  甚至还有傻缺闯进她的洞府试图偷她打坐的坐垫。

  除了迟池以外的嘉宾全部已经换好衣服落坐了。

  导演催促,“迟池?迟池?你好了吗?尽快在出来!!”

  江然开了瓶水,随意看了眼,迟池刚刚好出来。

  “咳咳咳!”江然直接被水呛得直咳嗽,其他人一脸呆滞。

  观众:0.0

  迟池一身拖地红色大花高叉裙子,手臂还挂着红纱披帛,胸前低领露出白皙的锁骨。

  一个活脱脱在线的妈妈桑啊!

  导演也没想到,迟池运气竟然这么好!!

  他激动,“快快快,开始游戏!”

  主持人连忙回神。

  “欢迎各位来宾,来到《春花阁》的世界,今日邀请各位,是为了寻找杀害曹老板的凶手,下面将会发分钱袋,请来宾保护好自己的财产。”

  “在每一轮搜查过后,可以花钱来主持人这购买线索。”

  “下面请来宾进行自我介绍。”

  江然先开口:“我是来自江南的富商巨贾,文清,我此番来到春花阁是为了和花妈妈谈一笔生意,与曹老板只有过一面之缘。”

  迟池看了眼江然,开口,“我是春花阁的老鸨,花妈妈,曹老板是春花阁的常客,我是第二个发现他死亡的人,曹老板在死亡的当晚一反常态,点了整整十坛女儿红。”

  紧接下来其他的嘉宾各自介绍。

  梅琳是案发现场第一人,是伺候曹老板的姑娘牡丹,据她的说法,她是一醒来就看见曹老板死亡。

  胡黎是牡丹进楼前的老相好。

  骆闻和男生是楼里的小厮,何小小是伺候花妈妈的婢女。

  第一轮的自述中,大家都避重就轻点出自己的身份,他们也不敢说谎,因为他们不知道别人剧本里的自己在做什么。

  每个剧本都是第一视角出发。

  这一轮最大的疑点全部集中在梅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