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蒋霍

 热门推荐:
  等骆闻湿哒哒地爬到二楼时,他还假装一脸担忧地问众人,“发生了什么吗?怎么警车和救护车怎么都来了?是谁出事了?”

  他一开口,众人纷纷用异样的眼光看向他,却闭紧了嘴不回应。

  骆闻越发奇怪了,他压住自己心中的不满,看向导演,“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话说,我刚刚不小心掉下水池了,能给我换套衣服吗?”

  导演抬手抵住下巴,心虚地清咳几声,避开骆闻的眼神,将他的手机扔给他,“那啥,你等会自己看看吧。”

  “节目先暂停录制,你自己打个电话给你经纪人,让她安排团队来接你吧。”

  骆闻愣住,他拿着手机,仿佛是一块烫手山芋,他猛然抬头看江然,江然的手里也捏着她自己的手机。

  该死!那个人就这么失败了?他不是说了要是偷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看到,跑不出别墅的话,就直接拿打火石,引.爆手机。

  前下闹出这么大动静,他还以为成功了。

  他要去找介绍人投诉这个人!真是废物!

  骆闻拨经纪人电话连拨了10通还没拨通,他心里感觉到疑惑。

  雯姐向来都不会打这么多通电话还不接的,他锲而不舍继续打,直到又打了十几通之后,电话才被接通。

  骆闻想当然地开口,“文姐,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节目导演说节目先暂停录制了,你安排一下人来接我,顺便给我带一套衣服,要全套。”

  文姐手搭在老板椅,怒不可遏,“老娘现在忙着给你擦屁股呢,没空搭理你!”

  文姐很想抽骆闻一顿,真是没有见过这么没脑子的男的,要不是他身后的金主还在,他现在真的想立刻跟他解约。

  她压着火气,“你等着,我等会给你安排人来接你。”

  骆闻一头雾水,他打开手机,一眼闯入眼底的就是5条高位的黑热搜。

  骆闻脸色瞬间扭曲,整个人僵住,双目失去焦距,两眼一翻直接晕倒在地。

  江然看着这一幕,眨了眨眼。

  怎么感觉这一幕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导演叹了口气,让工作人员给骆闻丢块毛巾,毕竟也是这个节目曾经好不容易请来的嘉宾。

  虽然现在出事了,但面子功夫也得做到,免得别人说他不人道,看着嘉宾出事就落井下石,连块擦身子的布都不给。

  骆闻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工作人员拿了张白色浴巾就直接往他上盖,顺带脸都盖住了。

  现场的嘉宾只剩迟池和江然,胡黎陪梅琳去医院。

  迟池现在还穿得那身花老鸨的衣服,江然心痒痒,偷偷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

  迟池一下就发现了,但也没说什么。

  他觉得江然这个人很神奇,有时候像小孩子一样有些淘气,可刚刚救人的时候,又让人能觉得很可靠稳重,会忍不住想缩到被她保护的羽翼之下。

  迟池起身,压住自己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淡淡道,“我去换衣服。”

  江然举手,“我也去!”

  两人换完衣服之后,李姐和林朽也到了。

  江然一出来就看见他们两个在斗嘴。

  “你无不无聊,能不能离我远点。”李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林朽抬了抬金丝框眼镜,“这地就这点大,你让我离哪里去?”

  李姐眼尖地看见江然走出来,冷哼一声,“不跟你废话了,江然我们走!”

  江然站着没动,眼睛八卦地在两个人身上咕噜咕噜转。

  哦吼吼,凭借她五百年间撮合成一千对小夫妻的眼光告诉自己,这两人之间绝对有点啥。

  李姐被看得浑身不舒服,暴躁道“”你喜欢看什么?走啦!”

  说完便风风火火踏着她的高跟鞋离开了。

  江然长叹一声,眼里带着同情,拍了拍林朽的肩膀,“任重道远啊!小伙子,加油哦!”

  林朽脸上完美的笑容弧度瞬间僵住。

  被看出来了???

  江然抬脚准备走,林朽慌张地拉住她。

  江然回头。

  林朽神情尴尬,“你……你别乱说……”

  江然比了个OK,“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我只会说我该说的。

  林朽有些卡巴,“那……那好,再见……”

  *

  江然坐上车,刚绑好安全带就问李姐,“姐,你对林朽有什么看法吗?”

  李姐冷笑,不屑,“一个嘴碎又欠扁的男人而已,有多远给老娘滚多远!!见到他我都是觉得在侮辱我的生命!”

  语气极其凶,江然从中听出想要将其碎尸万段的决心。

  江冷默默地舔了舔下唇,闭上嘴不再说话。

  心里为林朽点起俏生生燃烧的小白蜡烛。

  江然手里握着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屏。

  李姐提醒道,“有人给你发消息了。”

  “嗯?”

  江然点开界面,一看名字,睫毛眨得飞快。

  好家伙,这个给她发消息的正是打架视频里的第二位男主人公,蒋霍。

  这是约好了一个个排队找她吗?

  蒋霍:【然宝,你以后不要来狗市找我了,我已经不做舔狗了。如果你想我的话,你就去海鲜市场,我在那里当鱼。如果,海鲜市场也找不到我的话,那你就去汽修厂看一下。有时候,我会在那里当备胎。(爱心)(爱心)】

  李姐瞥了一眼,半眯起眼,质问,“谁给你发的消息这么长,还有爱心的图标?”

  江然沉默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开口,“是蒋霍。”

  李姐一个急刹车,两人的身子猛地向前倒!

  李姐不可置信地扭头,语气提得老高,“你不是跟我说你跟他们都断干净了吗?”

  江然支支吾吾,眼睛向上看,“是断干净了,我不都拒绝了吗?后面也没有再聊天只是微信没删而且。”

  “你们都闹成那样了,都不删好友哈!!?还有,开始被我发现的时候,你不是跟我说你删了吗!”李姐眉毛气得竖起。

  江然猜测原主不删好友,可能觉得不做情人还可以继续做朋友,反正没有聊天,大无碍。

  随口替原主解释了下,“今天也是因为没有删好友,才留下了聊天记录,所以骆闻才能被锤嘛。”

  李姐好笑,“呵,我说实在话,那个男的拿你的聊天记录跟受害者手机里的聊天记录作为凭证是根本不成立的!”

  “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孤注一掷,仅仅用聊天记录来看,是不是本人太过于片面跟不可信!”

  “而且这也是那个人在赌,赌赢了罢了,要不是骆闻自己在微信上面撩你,还哥哥妹妹做好朋友什么的,两边联系一下,网友连个头发丝都不会相信的!”

  “要是你的手机真的被摸走了,你这聊天记录可没有做备份,到时候骆闻也想要黑你,他简直易如反掌!”

  “快点,手机给我,我看看之前你们的聊天,顺带做个备份,免得哪天又有被莫名其妙冠上海王的称号。”

  江然叹气,唉,原主的锅全搁她背上了。

  江然递出手机。

  李姐将消息记录从头翻到尾。

  蒋霍这个男单纯从聊天记录里看还是算比较老实是的,没有胡乱说什么,都是分享一些自己的旅游经验和公司上遇见了一些奇葩的人和事。

  意外的纯洁,好像还有点呆。

  全部看下来没什么毛病,除了刚刚发了的那段明显复制粘贴的舔狗言论。

  页面又跳出一条消息,

  蒋霍:【然然,明晚见。】

  李姐手上的动作突然一顿,语气变得危险,“他为什么跟你说明晚见?”

  李姐眼里充满怀疑,“你跟他约了什么东西?还是你把聊天记录删了?”

  江然无辜,她举手发誓,“我绝对没有!!”

  原主没有!她也没有!

  这个人连微信最近聊天里都没有在,她初来乍到,这么可能会这么下作的操作!而且没必要。

  李姐姑且相信,随后说了一句,“你爸前下打电话给我,说打你手机没打通,他让你明晚找个空回家一趟……”

  李姐说着说着语气逐渐慢下来,眼睛一寸寸瞪大,“不会怎么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