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第 33 章

 热门推荐:
  在回家的路上,李姐面色凝重的像有什么天灾要降临。

  她仔仔细细地叮嘱,“你一定得记得要严严实实,千万别让狗子逮着了。”

  “你最近正值风头,肯定会有很多狗仔在盯着你,你看,”李姐用下巴指了指后视镜的方向,“看见没,后面那辆白色面包车,从节目现场跟到现在。”

  江然看向后视镜,李姐只能看见车,但她通过神识能看清车里的人。

  是荒野节目组那个偷拍的陈生。

  江然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嗯,看见了,还看见了里面的人。”

  李姐有些不相信,“你视力变得怎么好了,这么远都能看见,话说你从荒野节目组里出来后,感觉你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了,变得自信起来了。”

  江然敛下眉眼,没回应,而是伸手按下了降窗按钮。

  此时不是下班高峰期,道路上的车辆零零散散。

  白色面包车藏着其他车辆后面跟着。

  阵阵风吹过,一片叶子落在江然手上,她捏起叶片,随手向后一抛。

  “砰!”

  一声巨响突然在安静的道路上炸开。

  李姐吓了一跳,“谁的车胎爆了?”

  江然闭上眼,一股莫名的疲倦感涌上全身,“狗仔的。”

  “嗯?”李姐定睛一看,果然那辆白色面包车的前胎爆了,车主躲在车内都不敢下来查看。

  李姐“啧”了一声,随后踩油门加速,“刚好,我们也不用绕路了,直接走!”

  江然靠在椅背上休息,等回到家,精神差不多恢复了。

  她一开门,就看见只整整肥了一圈的兔兔窝在沙发里。

  客厅里还算整洁,电视的声音开得巨响,里头男女声滚轱辘式吵架,江然想假装听不到都不行。

  “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忘川剑翘着他的小兔腿,一只爪子抱着一包比他还要高的薯片,另一只压在遥控器上准备换台。

  一边换台一边抖着兔耳朵,“啧,不够刺激!下一个!老子要追求刺激!要穿品如的衣服!”

  江然:……

  这才几天不见,她的宝贝媳妇咋成这个样了??

  空气凝固了几分钟,李姐声音都带着恍惚,侧头满脸震惊地看向江然,“江然,你捡的这兔子是不是成精了?还会吃薯片,还知道换台!?你是不知道,在宠物店,我就觉得这只兔子有些不对劲了!”

  江然沉默了会,抬手握紧了李姐的肩膀,一脸严肃,“李姐,我有个事没跟你说,其实这是兔子是一只修仙的兔子。”

  李姐抬手顶住下巴,眉头紧锁,思索片刻。

  同样郑重地看向江然,“如果是这样,我觉得这只兔子还是上交国家比较好。”

  江然:???

  什么鬼??

  李姐继续道,“兔子野可以……但…”…

  李姐话还没说完,手机的叫嚣声疯狂响起。

  她接通手机,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李姐没继续追问她,而是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江然松了口气,走到忘川剑面前半蹲着,语气可怜兮兮,“媳妇,有人欺负我。”

  忘川剑瞥眼,“谁?他怎么欺负你了?”

  江然委屈,“是现在那个蹲在小区门口的狗仔,他偷拍我睡觉!”

  忘川剑放下薯片,不耐烦道,“麻烦!别哭唧唧了,等着。”

  话音刚落,忘川剑抽了张纸巾,擦擦爪子,瞬间就蹿出门,没一会就回来了。

  它霸气地甩下一句话,“解决了!”

  陈生被打了,还被打进了医院,更离谱的是,听说他还是被只兔子爆揍到小腿骨折!

  去警局报警,差点被当成神经病遣送到精神病院。

  这件事在狗仔圈引起轩然大波,大家自然不会相信陈生被兔子揍,只会想到,江然那边对他出手了,就连陈生那个老阴人在被打时都没留下证据,好去坑一笔医药费。

  钱虽然好,但小命也重要,有些蠢蠢欲动准备跟江然的狗仔默默哑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