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第 34 章

 热门推荐:
  医院,

  陈生右腿打着石膏吊在床上,一张脸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

  他侧头用肩膀夹着电话,嘴里骂着脏话,“他妈的老子真的冤!跟个车,刚换的胎不知道碰到啥尖锐的东西爆了!”

  “就在江然小区附近蹲,他妈被一只兔子揍骨折了!!你敢相信??”

  陈生越想越气,觉得这肯定是江然那边搞得鬼!!

  那只兔子的模样他可记得是清清楚楚,就是江然在荒野节目那边捡走的兔子!

  可恨的是,他跟谁说,谁都当他脑子有病!还嘲笑他,自己翻车了就翻车了,别找理由挽尊。

  电话那头男声应道,“哥,被兔子打骨折这事是个人都不会信啊,况且我看了你车上摄像的视频,那兔子看起来就轻轻碰了你几下,虽然你没有录到江然雇人打你的证据,也不用这么说吧……”

  做狗仔这行容易被打,所以一般狗仔都会在附近在设一个摄像,用来记录自己的动作,到时候要是被打了,还能拿视频敲诈一波。

  “呵,”陈生冷笑,这下他知道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行了,不说这件事了,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去江然小区门口蹲着!”

  男人不情愿,“啊,哥你都被打成这样了……圈内听说之后,都打算这两天先不盯江然,准备去盯骆闻了,骆闻那边料明显更大……”

  陈生,“叫你去就去!废话那么话干嘛!?”

  男人唯唯诺诺,“行,我现在就去行了吧。”

  陈生骂了几声,“你谨慎点,不要要同一辆车跟,一个阶段安排一个人蹲,任何另一个中途接手。”

  男人不解,“有的着这么谨慎吗?”

  “你以为江然是前几天那个每辆车都看过去,结果还被狗仔拍到的男星?我觉得肯定有大料!给我好好拍!”

  *

  这边,江然抱着忘川剑窝在沙发上看恐怖片。

  一人一兔都觉得十分没意思,纷纷看到打哈欠。

  忘川剑舔毛,看着电视屏幕里放大的女鬼脸,不屑道,“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去看为所有爱执着的痛!”

  江然无言以对,这个鬼片确实太无聊了,“那我们换!”

  刚切换页面,江然的手机就响了,是原主爸爸。

  “喂,爸爸。”

  江爸爸的声音充满笑意,“诶,爸爸的宝贝闺女哟,终于舍得接爸爸电话喽!”

  “我的宝,最近过得怎么样呀?”

  江然学着原主的模样撒娇,“不好!一点也不好!爸爸最近都不给您贫穷的小女儿一点生活费了!”

  江然发出声音又娇又软,听得忘川剑浑身抖鸡皮疙瘩。

  妈的,江然这幅模样太不习惯了,它都要忍不住捏起拳头糊她一巴掌。

  忘川剑默默地脚趾抓沙发。

  电话那头笑得畅快,“不闹了,爸爸跟你说个正事,宇菲明晚回来,陈家给她举办了个宴会,爸爸准备领着你去见个面,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俩是应该好好坐下来谈谈了。”

  “明天陈管家会给你送礼服接你一道回来的,爸爸还有事,先挂了,闺女乖。”

  江然乖巧:“好,爸爸再见。”

  电话一挂,江然立刻倒头后仰,死命掐人中,别说忘川剑忍不了现在的她,她都忍不了!!

  她回顾了一下原剧情,由于她的穿入,剧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这个时间点,原主刚刚被网络暴力,名声也遭得一塌糊涂,代言综艺通通被撤,原主开始当鸵鸟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接下来的这场宴会书中完全没有提及,那就说明这个书中世界关于她“江然”的部分开始扩展衍生出一条新的线。

  江然在记忆里搜刮着陈宇菲这个名字,发现这个人是导致原主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展现她不平凡力气的直接原因。

  正在江然一丝一缕将原主有关于陈宇菲的记忆拼接起来时,手机猛然震动。

  是银行发来的短信。

  【您尾号为**的银行卡现余额为100005650】

  江然:“?”

  她用力睁大眼睛,仔细数了好几遍,确定自己的账户里多出了一个亿。

  下一秒微信弹窗弹出一条消息。

  “然宝儿,别亏待了自己,这是爸爸给你的零花钱,多去买点自己喜欢的。”

  好家伙!

  江然将这笔钱等额兑换成修真界灵石的价值,一下羡慕起原主来。

  她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哪家大人给孩子零花钱这么大额!

  她小时候,忘川剑和师尊怕她养成挥霍无度的性子,连给她块下品灵石都扣扣索索的。

  柠檬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