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何事我的小弟们!

 热门推荐:
  陈管家先下车替江然打开车门,他弯着腰垂头,“小姐,这边走。”

  江然抱着忘川剑下车,银色的高跟鞋踩在柔软的红毯上,她抬眸就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性慈爱地看向她。

  这是原主的父亲。

  江爸爸笑着上下打量着江然,主动上前摸摸江然的脑袋,“又变漂亮了。”

  他看向江然怀里抱着的忘川剑,“这兔子看起来不错,挺乖的,好好养,刚刚好培养一下你这臭丫头的责任心,走吧,我们进去。”

  江然扬起笑容,挽住江爸爸的胳膊走进前方的独栋大别墅。

  别墅里装修得奢华大气,巨大的水晶吊灯落在正中央,长桌上摆着各色的食物,穿着红裙的女人举着红酒,扬着红唇,游刃有余地跟宾客交谈。

  江然踏进主厅,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她。

  陈宇菲懒懒地掀起眼眸,一双桃花眼含着笑意,她迈着长腿,一步步向江然走来。

  她颔首向江爸爸问好,“江伯父好,许久未见。”

  江爸爸笑着说,“小菲几年不见你,你整个人成熟了不少呀,今天这不还是你求着你爸爸让我把然然带来了,说想跟然然道个歉,你爸爸在哪,我去跟他打个招呼,你们年轻人的就就自己解决。”

  陈宇菲含笑,大方地指了个方向,“父亲在那等您。”

  待江爸爸走远了,陈宇菲重新将眸光落到江然身上,她微不可查地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江然没有高中时候那么好欺负了。

  江然回忆着陈宇菲与原主的交集。

  原主在高中时期,力气慢慢变大,与她娇弱的外表不太符合。

  开始其他的同学也只是抱着好奇让女主拧拧这个,掰掰那个,再赞叹一下她好厉害,并没有出现因为她跟大家不一样,就排挤她的情况。

  然而陈宇菲在某天看见一个女生挽着原主一起走,十分惊讶道,“你就这么挽着她,不怕她一个不小心把你的胳膊掰断了呀。”

  从这开始,陈宇菲就到处撒播关于原主的谣言,手段虽低劣,但不得不否认,确实有效,原主从此开始被隐形的孤立。

  江然笑着看向面前端庄大方的陈宇菲,在她看来,原主被孤立的真正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陈宇菲散播的谣言,更是她那群同学心里想隐藏地踩一把江然这个天之骄女罢了。

  后来,一下被众人远离的原主就哭哭啼啼地找爸爸告状,然后陈宇菲就出了国。

  江然想到这,忍不住想吐槽原主这个傻瓜蛋,明明学习能力强,却对待人和事总是一个筋,难怪会被不了解她的人说她是绿茶了。

  陈宇菲端起红酒,挑眉看向江然,“都是成年人了,小时候那些事喝了这杯酒就过去吧,我爸和江伯父也是多年的好友,你也舍不得让两人因为我们两个的关系而苦恼吧?“

  江然将忘川剑放在长桌上,服务生刚刚好端来一杯红酒和一块方巾。

  江然捏起酒杯,身体微微靠在桌边,一副慵懒自得的模样,“行。”

  陈宇菲眼眸暗了暗,暗自腹诽,江然这蠢货,真是越活越过去了,随便说点什么就答应了,看来刚刚是她的错觉。

  两只红酒杯碰在一起,陈宇菲趁机轻轻刮指缝,几乎不可察觉的粉末飘进江然的杯中。

  她目光紧紧地盯着江然的动作,直到看见她喉结滑动,才扬起自得的笑容,“好了,那么我们的恩怨就此消散了,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陈宇菲眼底闪过寒光,蠢货,等着吧,江然,你很快就会在大家面前丢人现眼,你这种人还想获得别人的喜爱?痴心妄想!今天不让你身败名裂我就倒立洗头!

  江然看着陈宇菲的背影,有几分无奈,她摇摇头,顺手拿起方巾抵住唇角,红酒满满浸湿了方巾。

  唉,这年头,恶毒女配们的手法就不能有点长进嘛,除了下药就没啥其他的新花样了吗。

  忘川剑捧着西瓜啃得正开心,江然拿着一杯白水躲在角落里的垃圾桶旁漱口,刚刚吐完漱口水,就听见一道惊讶的声音。

  “大哥!”徐焕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江然。

  江然目光略过他,落在他身旁的迟池身上。

  好家伙!正在征服中的高冷小弟和随手的狗狗小弟凑一块了,还偏偏见到她这个大哥毫无形象地吐水的模样。

  早知道,她就不应该嫌卫生间太远,随便找个角落漱口了!

  江然故作冷艳,优雅地捏起新的方巾擦擦嘴角,用眼角看两人,“何事,我的小弟们!”

  迟池:“……”

  徐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