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是友非敌

 热门推荐:
  那敬妃倒是不紧不慢,伸手拢了拢头发,又扯了扯衣袖,这才朝着内殿指了指,示意司空屿带着孟知卿先藏过去。二人心领神会,便往那敬妃娘娘所指的地方跑去。

  刚藏起来,那一队士兵也都赶到了,刚才二人在争斗的时候,剑风打开了殿门,所以殿内的情形便一览无余的展现在那些士兵的眼前,那些士兵忌惮着敬妃的身份,所以只是在门口询问到:“敬妃娘娘,刚才属下听到这边有打斗之声,可是有贼人闯入?”

  敬妃摇了摇头:“我一直在这殿中,并没有见到有什么人闯进来,都是刚才有两只野猫闯入了这个宫殿之中,我将他们打发走了。”

  为首的那士兵点了点头,可是并没有离开的动作。偷偷地朝那殿中张望,那敬妃娘娘看到这人有这些动作,便闪身让开了一条路:“莫不是你觉得我在这宫中私藏了贼人,若是不放心,尽可以带着人来我这宫殿里搜一搜,若是有人倒也罢了,若是没人,侍卫长总是要给我一个交代的。”

  那是别人听的敬妃这一席话。马上收回了目光,一抱拳说:“属下也是为了敬妃娘娘的安全考虑,若是有冒犯之处还请娘娘恕罪,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便也不做打扰”。

  说完带着身后的一众人,朝敬妃行了一礼,便转头带队离开了,司空屿和孟知卿躲在暗处。孟知卿悄悄的问到:“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司空屿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只是这女子气度雍容华贵,武艺精湛高超,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况且她连你我二人的身份都猜的一点也不差,想来对于这后宫中的情况也是了解的十分透彻的。”

  “不过,她既然没有暴露我们的行踪,想来是友非敌,我们走一步看一步。”

  孟知卿点了点头,这时却听到那女子在殿中喊道:“你们打算在我的内殿之中躲多久,现在他们已经走了,你们也可以出来了。”

  孟知卿和司空屿相识一眼,便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那女子从地上捡起蜡烛,不知道从身上哪里摸出了打火石,又将那蜡烛点燃,又引着了这宫殿中的其他蜡烛,很快这个宫殿中便变得明亮起来。

  孟知卿私下打量,发现这宫殿的规格绝对不是冷宫之中的人所该有的,这宫殿四处装裱华丽,摆设用品也极其精巧。敬妃对二人说:“请坐,”然后拍了拍手,这时有几名丫鬟鱼贯而入,送上了热茶和点心。

  孟知卿知道这些丫鬟都是受过训练,刚才这个宫殿之中那么大的声响,她们都不曾露面,现在敬妃拍了拍手她们便能够出现,想来这敬妃早就察觉到了她和司空屿的行踪,这些丫鬟也都是她特意安排着不让露面的。

  见司空屿和孟知卿都正襟危坐,莫不作声。那敬妃端起那杯茶,抿了一口,微微笑了笑:“司南的靖王爷,果然不负战神的美名,赤手空拳都如此厉害。”

  司空屿笑了笑,抱拳答道:“让娘娘见笑了。”敬妃又转头看,向孟知卿上下打量着,并不多说什么,孟知卿被她看得有些紧张,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那敬妃却笑着说早就听说:“靖王妃,神仙姿容,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况且我还听闻,你在轩辕的鼠疫之战中立了赫赫大功,就连国主也对你青睐有加。今日一见果真是不错。”

  孟知卿微微笑了:“让敬妃娘娘见笑了。”敬妃又喝了一口茶,笑着说,“你们二人还真是珠联璧合,连客套话都说的如出一辙。尝尝吧,这我这宫中的茶可能入得了你们的眼?”

  二人听了她的话,便下意识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孟知卿能够尝出这是老君眉,是上好的茶叶。

  别说是宫外难喝到,就算是孟知卿的宫中也没有如此好的茶,随后孟知卿又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手中的茶杯,只见这是一盏越窑青瓷,杯型奇特,造型精巧,一看便不是凡品,心中便对着敬妃,又增添了几分敬重之情。

  此时敬妃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天都快要亮了。妃嫔们也都要进来请安了。”

  孟知卿这才下意识的看向外面。透过窗纸居然洒进点点晨光来,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倒是没有留意时间,居然天都快亮了。

  孟知卿看了一眼司空屿想要站起身来告辞,却没想到敬妃看着二人说道:“不忙,既然来了。便不要这么着急回去,我还要介绍这宫中之人给你们二人认识。”

  孟知卿跟司空屿对视了一眼,二人身上还穿着夜行服,怎么看都不像是适合与后宫妃子见面的礼数。敬妃似乎也看出了二人的顾虑,指了指内殿说:“这夜行服,你们二人就先脱下来吧。”

  司空屿点了点头便内殿走去,孟知卿确实有些为难,她害怕穿的太多会束缚手脚,所以便脱了厚重的宫装,只在内衣之外穿了夜行服,现在将夜行服脱下来,她也便只能穿着内衣,怎么再去见客呢?

  似乎是看出了孟知卿的为难,敬妃微微勾起嘴角对孟知卿说:“你且去吧,我宫中还有几身年轻时的宫装,让她们挑一件给你穿上。”孟知卿这才如释重负,感激地看了敬妃一掩片,跟着前来领路的小丫鬟又进了内室。

  在路上孟知卿有些嗔怪的对司空屿说:“你居然是将夜行服套在常服之外。为何不提前向我说明?弄得现在如此尴尬。”

  司空屿笑了笑:“我也没有想到娘子你居然如此老实,将夜行服当做寻常的衣服来穿。一般情况下在夜行服之内,都是要穿一身常服的,主要是害怕遇到紧急的情况,脱下夜行服,至少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孟知卿点了点头,今天晚上她可算是又学到了许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