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疯女人

 热门推荐:
  二人收拾完毕,在转向正殿时,却发现正殿里。已经做了好多穿戴整洁的妃子,正在朝着敬妃行礼,二人在一旁等候着,等她们的礼数都结束,二人这才上前朝着敬妃行礼。那些妃子看到二人之后并没有太多的惊奇之色,向来是刚才敬妃已经将她们的情况告诉了在座的妃子。

  敬妃示意二人坐下,又向她们解释到,这些人都是先皇的妃嫔,并不是被打入冷宫的,只是先皇驾崩之后,她们不愿意再忍受后宫之中的纷扰斗争,所以才主动来到这冷宫之中,居住虽说是在冷宫中,可是她们所住的地方与前面那些被废的妃嫔居住的地方还是有明显的区别,倒也很少有人打扰,也算是这轩辕冷宫之中一处独特的存在吧。

  孟知卿点了点头,环视了一下宫殿中的妃子,或许是由于在这处宫殿之中没有了勾心斗角,每个人的面色都看起来十分平稳和善,甚至还微微透露些慈悲来,孟知卿知道这些妃嫔大多是信佛的,所以也心中对她们也并没有太多的惶恐。

  忽然孟知卿想到这些人,都是经历过当年事情的人,在她们口中或许能够问出一些之前的线索,没想到孟知卿刚想张嘴询问,却被敬妃打断了,敬妃似乎能够一眼就看出孟知卿的企图,对孟知卿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也明确的告诉你,在这里你是找不到线索和答案的,当年的事情牵扯甚广,我也好,她们也好,都是后宫之人,现在已经别无他求,只想保存着这一份清静安然度日,享受余生。”

  “如果是在因此事牵扯到不必要的麻烦,想来也不是靖王妃不愿意看到的吧?”孟知卿点点头,既然敬妃已经将话说到了这种地步,她又能再强求什么呢?只能答应敬妃,这件事情以后都不会再提。

  敬妃看出孟知卿似乎还放不下此事,叹了一口气,摇着头对孟知卿说:“其实很多事情过去了便就过去了,人活着最重要的还是现在和将来,之前的事情再过追究又有什么意义呢?”

  孟知卿听着虽然一直点头,但是眼中还是藏着一股子不甘,敬妃看在眼里,忽然间拿起了自己面前的一盘糕点对孟知卿说:“这是我这宫中的特色栗子糕,不知道王妃喜不喜欢吃?要不要拿过去尝尝?”

  孟知卿很诧异,敬妃会有如此动作,虽说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袋,也算是站起身来去接敬妃手中的那盘栗子糕,走到近前却看到敬妃仿佛是手滑一般将面前的那杯茶打翻,索性茶水剩的不多,孟知卿连忙下意识的掏出手绢去擦那水,却发现敬妃悄悄的伸出手指蘸着那些茶水在桌子的一处写了一个“理”字。

  看到孟知卿注意到那个字,敬妃便不动声色地伸手将那个字擦干,孟知卿知道这是敬妃给自己的线索,可是,她却并不怎么理解这次中的含义。刚想张口问敬妃,她却微微摇了摇头,对司空屿和孟知卿说,“既然二位有要事在身,那我也不便多留。”

  说完,她便站起身来是要送客的样子,司空屿和孟知卿也不便多留,向敬妃和周围的妃嫔们行了礼,便从那宫殿中走了出来。

  东方早已是泛起了鱼肚白在。阳光的照射下,孟知卿倒是觉得这冷宫之中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荒凉破败,四周都静悄悄的,那些哭泣的嫔妃似乎悲哀了一夜,都已经累了。便在这晨曦中进入了梦乡。想要从这宫殿之中出去,就必须经过冷宫,于是二人便穿过冷宫往大门口走去。

  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孟知卿笑着对司空屿说:“果然最大的恐惧还是来源于本心,现在看来这冷宫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司空屿笑了笑,刚想张嘴说话,下一秒,忽然一个身穿红色宫装的女人扑过来,一下扑倒在司空屿的面前,口中刚喊到:“国主万岁,国主万岁,国主你终于来看臣妾了。”

  这忽如其来的一场变故,不仅将孟知卿惊的目瞪口呆,甚至连司空屿也受到了惊吓,他下意识的把孟知卿护到了自己身后,稳稳了心神,这才朝那跪拜在地上的女人看去,那女人虽说穿着宫装,但是早已经脏乱破败不堪。长长的头发打着结,没有盘起来而是随意的披在她的肩头,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子腥臭的味道。

  司空屿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想保护孟知卿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没想到那女人却不依不饶,看到司空屿想要离开,连忙扑了上去,抱住司空屿的腿:“国主,你难道还没有原谅臣妾吗?那件事情不是臣妾做的,您一定要明察呀,臣妾在这里,每一天都盼望着您能够为臣妾臣愿招学,能够把我带走。你看我们的孩子都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抱起了身旁的一个包裹,司空屿吃了一惊,难道在这种环境里居然还有小孩子成长吗?可是他仔细看去,却发现那包袱里面包的是一个枕头,那女人看着枕头的表情,忽然间不再像原先那么狰狞,而是变得十分温柔。

  “这是咱们的孩子,国主,自她出生你就没有见过她,既然来了就给孩子取一个名字吧。”司空屿不想与她多做纠缠,想要施展轻功离开,可是那人又死死地抱住了司空屿的腿,司空屿心下一横,想要动用武力却被身后的孟知卿制止住了。

  “她的精神已经不正常了,何苦再给她增加肉体上的伤痛呢?”司空屿皱了眉头:“可是这个样子你我无法脱身呀”。

  孟知卿说:“既然轩辕辙是她的念想,那你何不假扮轩辕辙,跟她说几句话,也全了她的心思?”司空屿叹了口气,转身对那女人说道:“你的冤屈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替你平反的,你先起来吧。”